福建琴行网 琴行经营交流第一平台

搜索
热搜: 活动 琴谱 吉他
如果你生活喜欢吉他,或者想要学好它,那就赶紧注册吧!
立即注册

合作站点账号登陆

快捷导航

福建省著名古筝教师

2012-2-21 16:48 | 原作者: admin

       陈爱娟,女,著名青年古筝演奏家。现任教于福建艺术学校。为福州市音协古筝培训中心音乐总监,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会员。全国民族乐器演奏(业余)考级委员会考评专家,福建省青年联合会委员、省民革文艺支委委员等。
       谈到福建的古筝演奏艺术,陈爱娟是一个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名字。她10岁开始学习古筝,25岁举办了第一场个人古筝演奏音乐会,是福建省第一个从音乐学院古筝专业毕业的学生,也是目前福建省艺术院校中唯一的古筝专业教师,并创办了中国第一所古筝学校。
  对于古筝,她全心热爱,全力以赴,并竭力推广和普及古筝艺术。创办古筝培训学校十年来,她指导培养的学生遍布福建各地,许多人拿回了一个又一个全国大奖。
  由她演奏的古筝CD《茉莉芬芳》、《小河淌水》等多张唱片,一版就已大受海内外人士的欢迎,目前已经出到第二版——对于艺术类的CD,这是难得一见的佳绩。著名音乐家何占豪说,这多首曲子和陈爱娟形成一个整体,也只有她能用古筝如此美妙地演绎出来。
  目前,她正努力拨开在闽派古筝艺术上尘封已久的面纱,让更多的人重新领略具有福建地方特色的古筝艺术的魅力。
  采访陈爱娟是在冬天的一个上午,淡淡的阳光从窗户洒进来,让逆光中的陈爱娟显得线条温和,虽不施粉黛却自有一种优雅、从容。对于记者提出的一个又一个的问题,陈爱娟都仔细地听,温柔地回答,言语中透出一种令人愉悦的随和,讲到高兴处,她总会开怀大笑——宛如春风拂面般亲切。
  她的经历既单纯又丰富,一切都围绕古筝前行,却有着意想不到的快乐和收获。
                      父亲是启蒙老师
  陈爱娟的艺术之路始于父亲的严格要求和全力支持。对陈爱娟来说,父亲是既严厉又慈爱的。
  陈爱娟的父亲虽非科班出生,却对民间乐器有着超乎寻常的偏爱。自陈爱娟记事起,酷爱民间乐器的父亲就常常在家中摆弄各种乐器,并让陈爱娟从7岁就开始学习二胡。幼时的陈爱娟并不喜欢二胡,学了两年多以后便不顾父亲的意愿就放弃了。
  但命运却在另一处为她打开了一扇窗。电影《屈原》中有一段婵娟弹奏古筝的场景,陈爱娟正好观看了这部电影。第一次听到古筝的动人音律,陈爱娟当场着迷。配合着悠远的琴音,婵娟弹奏古筝的优雅画面也完全掳获了小女孩的心。人生的转折就此悄悄完成。看完电影出来,陈爱娟就向父亲异常坚决地要求学习古筝。
  只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的福州,知道古筝的人是少之又少,更别提能买到古筝了。面对女儿的强烈要求,爱女心切的父亲为了满足女儿的心愿,特意从乡下买来梧桐板,搜集了古筝的尺寸,还不惜锯掉家里的八仙桌,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硬是给女儿自制了一架古筝。
  古筝乐器的问题解决了,但彼时的福建却没有可以专门教授古筝弹奏的老师,甚至连有关古筝教学的书籍也无处可买。投师无门后,陈爱娟的父亲干脆自己上阵,四处托人去北京、上海等地买来古筝的曲谱教材,依靠自己积累的民间乐器弹奏知识,教会了陈爱娟古筝弹奏的入门基础知识。父亲为女儿所做的一切,都给陈爱娟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影响,也让陈爱娟在学习古筝时,丝毫不敢松懈。
  功夫不负有心人,四年后,陈爱娟以专业第一名的优秀成绩考入了福建省艺校。

                     没有退路的刻苦
  考入福建省艺校后,陈爱娟作为重点培养对象被保送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学习古筝。带着父亲的教导——“专业上要严格要求自己,生活中要团结同学,尊敬师长”,1983年,14岁的陈爱娟怀着对古筝的热爱,就这样踏上了异乡求学的道路。在别人眼里,这几乎已经是令人羡慕的顺利,但其中却有旁人所不能知晓的艰辛。
  初到上海,大城市的气息扑面而来。能够进入上海音乐附中学习的孩子们都是经过层层严格筛选才得到入学资格的,许多年纪相仿的同班同学,因为大城市的资源优势,大都已经受过专业的、系统的古筝训练,同龄人的优秀表现立刻让没有受过正规古筝专业训练的陈爱娟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在同年级学生的第一次习奏会开始前,老师出于关切之心,对她的演奏技巧表示了担心,这对自尊心强烈的陈爱娟无异于最沉重的打击。毕竟古筝是陈爱娟最大的热爱,又是带着家里殷切的希望千里迢迢来学习,怎肯甘心落后?陈爱娟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给老师增光,决不能让老师再为自己担心!从那以后,陈爱娟每天的练琴时间都在八个小时以上,尤其是周末,更是一整日都泡在琴房里。
  最痛苦的时候莫过于冬天。上海天气的寒冷让习惯于福州温润气候的陈爱娟感觉非常不适应,而且为了练琴,衣服还不能穿太多,否则动作就不够灵活,不能弹出美妙的音符。但比起心理上的压力,陈爱娟说,这些生活上的困难其实并不算什么。“那个年代的人比较单纯吧,最怕就是练琴不如人家,尤其是我。”压力大得受不了的时候,这个好强又内向的女孩子也会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哭。
  回忆起当年那段刻苦练琴的日子,陈爱娟戏言自己当时真是除了哭就是拼命练琴。“既然去了上海,就没有任何退路,只能拼命学好。”就这样,在上海音乐附中四年辛勤的学琴生涯在陈爱娟不断弹拨的手指中慢慢流过。这段挥洒汗水和泪水的日子,给陈爱娟的古筝弹奏打下了深厚的传统技法的基本功,对她日后在演奏传统乐曲上的独到之功起到了重要作用,也逐渐养成了陈爱娟在艺术上敏锐好强,不甘落后的性格。毕业时,陈爱娟的成绩在全班已是名列前茅,顺理成章地升入了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继续学习古筝,直到大学毕业。

                  “推广古筝就是我的心愿”
  1990年,陈爱娟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回到福州市歌舞剧院工作。过着大多数人都渴望的一种安定生活,陈爱娟的心里却有一个不安分的梦想。早年热爱古筝,却因福建的古筝环境荒芜,而无法尽早受到系统的教育,这让陈爱娟一直耿耿于怀。从专业院校毕业归来,陈爱娟就有了要在福建推广和普及古筝艺术的心愿。
  陈爱娟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开一场个人音乐会,让更多的人来领略古筝的艺术魅力,从而关注古筝,认识古筝。为了在音乐会前做好充足准备,陈爱娟在歌舞剧院工作时,十分注重积累自己的舞台经验。与此同时,除了继续每日刻苦练琴之外,陈爱娟还每年两次特意赶往上海,请老师继续指点自己的琴艺,一刻也不懈怠。著名的《梁祝》作曲家何占豪先生就被陈爱娟的精神所打动,特意为陈爱娟“量身订做”古筝演奏曲。
  1993年11月26日,“十年磨一剑”的陈爱娟终于交出自己的成绩单,举行了第一场个人古筝演奏音乐会。
  音乐会上,何占豪先生亲临现场,担任指挥。陈爱娟一身白衣,演奏了《茉莉芬芳》《林冲夜奔》等曲目,并首演了何占豪先生的新作《临安遗恨》,首次用古筝弹奏了名曲《梁祝》。在大弦幽幽、小弦切切的琴音流淌中,陈爱娟娴熟的弹奏技巧和全情投入,尤为细腻地表达了这些曲子丰富的感情内涵,使得筝音一出,四座皆惊。音乐会当天盛况空前,场面火爆,连过道都挤着人。何占豪先生更是被陈爱娟弹奏的《梁祝》深深打动了,在台下激动得一口气点了两根烟,并评价道:“在我的记忆中,只有1983年在香港曾出现这样的盛况,而比起那时,这次又要热烈多了!实在没有想到,民族音乐竟能在福州引起如此广泛的共鸣。”这场音乐会引起了强烈反响,民族音乐在福建第一次受到如此热烈的公众喜爱。多家媒体相继报道了此次音乐会的盛况,许多人也是第一次由此认识到古筝独特的艺术魅力,并被陈爱娟指尖下流淌的美丽音符所倾倒。陈爱娟成功地把古筝艺术带入了福建公众的视野。
  音乐会后,陈爱娟在圈内传开了名气,她开始有了不少跟国内一流交响乐团合作的机会,还出版了多张古筝作品CD,深受海内外音乐爱好者的欢迎。面对蜂拥而至的名利,陈爱娟并没有忘记自己心里的梦想,做出了另一个决定——开办一个古筝培训中心。以教学的方式来推广和普及古筝艺术。
  精心筹备过后,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陈爱娟开设了两个培训班,打算收20多个学生,亲自教授古筝的弹奏技艺。岂料在没有任何宣传的情况下,就有许多人报名前来学习——原来很多人看了陈爱娟的音乐会,心里羡慕得很,早有心思学习古筝,只是苦于无人教学。于是,很自然地,随着前来学习的人越来越多,这个培训班的规模也逐渐在扩大。
  1999年,陈爱娟正式创办了“爱娟古筝艺术学校”,这是福建省也是中国第一所专门从事古筝教学的学校。也就在这一年,著名小提琴协奏曲《梁祝》诞生40年。中央电视台在纪念《梁祝》40年的特别节目中,仅邀请了4位演奏家,除了二胡、小提琴,陈爱娟是古筝演奏的唯一代表。目前,陈爱娟古筝艺术学校在全省已有多家分校,每年教授的学生就有2000多名。古筝事业在福建终于开始了蓬勃发展的势头。不仅如此,在陈爱娟的辛勤耕耘下,学生们大都成绩斐然,表现不俗,每年都有多名学生考入全国重点音乐院校。而翻开学生的名册,我们可以看到的则是长长的获奖名单。
  2001年,陈爱娟的学生荣获文化部颁发的“全国第二届蒲公英奖”金奖,这是少儿参赛类别的最高荣誉,也是福建省的孩子们自建国以来,在少儿乐器比赛中首次获得如此殊荣。
  2003年,在由中央电视台主办的“第四届全国少儿艺术电视大赛”中,陈爱娟的学生一举拿下少儿乐器全国比赛的金奖,同样是建国以来的首次。
  2003-2004年,在“首届中国青少年演艺新人推选活动”中,陈爱娟的学生囊括了福建赛区的金、银、铜全部奖项,并在全国总决赛中夺得金奖3名、银奖8名、铜奖1名,其中古筝单项比赛名列前茅……
  孩子们的出色表现,令我们根本无法将这份获奖名单一一列举完毕。提到这些学生们,陈爱娟立刻浮现出掩饰不住的笑意。“教学有很辛苦的一面,但是其中的快乐和满足感也是无可取代的。总的来说,我还是比较喜欢教学。”

                   古筝最重要的是修为
  “弹了这么多年的古筝,我觉得古筝在我的生活里是一种非常好的享受,而且古筝教会我许多东西。”陈爱娟坦言自己是个感情丰沛的人,很容易沉浸到曲子的情绪里去,尤为擅长演奏表现人物细腻情感、心理活动的曲子。“如果你很好理解了曲子,那你就会体验到沉浸在古筝的意境中是非常美妙的事情,那真是无法言说的精神愉悦。”常常是一曲终了,平日里生活上的烦恼就已经被精神上的心旷神怡所取代。
  “技巧到最后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的修为。胸怀有多宽广,弹出来的古筝的思想内涵就有多深。”陈爱娟这样解释她对古筝艺术的理解。陈爱娟说,古筝的演奏是一门非常讲究意境的艺术,大家通过勤学苦练都能达到一定的技巧,关键就是演奏者是否能传神表达曲子的灵魂,这是古筝演奏的核心,这就需要演奏者对曲子的正确理解,个人的修为以及相应的情感共鸣,能够达到这些条件才是一名好的演奏者。所以,当年上海音乐学院附中教授陈爱娟古筝的老师许菱子一直都是陈爱娟最崇拜的人。因为许菱子在艺术领域颇有造诣,为人却谦虚低调,弹奏古筝显示出与众不同的激情澎湃、大气非常。“她就是那种内心非常丰富的人,她在弹奏古筝的时候实在太漂亮了。”陈爱娟毫不吝啬对许菱子老师的赞美,一再强调许菱子老师对她的影响。“艺术光有技巧没用,阅历、为人都对艺术道路的发展起着关键作用。”
  所以陈爱娟尽管在艺术上已是日臻完美,为人却仍然保持着低调的作风。不肆宣扬,只顾醉心于至爱的古筝事业,陈爱娟在古筝的世界中自得其乐。她的爱好大都与音乐有关,也喜欢看小说、散文,还喜欢国画,因为国画也是一门讲究意境的艺术。
  对于学生,陈爱娟也要求他们全面发展,多学一点,多磨练自己的性格,才能真正弹好古筝。所以有人评价,“陈爱娟教出来的学生可不是只会弹古筝的学生。”

                   闽派古筝的传承者
  闽筝在历史上曾活跃繁荣,音乐风格古朴优美、文雅清幽、感情真挚细腻、格调清新,是具有鲜明地方风格的艺术。十九世纪中叶,闽派古筝是全国九大筝派之一,音韵缭绕九州内外,不知倾倒多少人。后因种种原因,闽筝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虽有许多流传下来的闽筝曲,却鲜有人弹奏。闽筝传统乐曲更没有作为古筝教材进入各大专业音乐院校,甚至在福建的各大院校艺术系中,都没有古筝专业,使得当年年少的陈爱娟被迫辞别亲人北上求学,也正因为如此,挖掘、整理、弘扬闽派古筝,使中华传统乐器中光耀几千年的奇葩不致凋零,真真是任重道远,想到这些,陈爱娟温和的表情也显得些许沉重。
  作为福建省第一个古筝专业毕业的古筝演奏家,且多年从事教学一线的工作,具备一定的优势,陈爱娟认为自己应该有相应的责任感,为复兴闽筝做出自己的贡献。
  人才的普及是复兴闽筝的必不可少的条件,十年来,陈爱娟一直都不遗余力地培养古筝人才,培养了数以万计的古筝学员和一大批艺术骨干,为复兴闽派古筝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在闽筝的演奏技巧和曲目方面,陈爱娟也潜心研究,撰写论文,对闽筝的复兴和发展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不仅如此,陈爱娟还与省内外音乐家合作,演奏、创作闽筝曲。由陈爱娟和福建师范大学音乐系教授黄忠钊先生合作创作的一首以南音音乐为基调的《南音赋》,就作为古筝教材被收入《古筝考级曲级》中,并在第九届福建音乐舞蹈节中亮相,得到专家的一致好评并获大奖。
  眼下,陈爱娟正在从繁忙的事务中努力抽出时间进行另一项重头工作,这就是整理闽派古筝的曲谱。陈爱娟打算把闽派古筝的曲谱都整理出来,并在原有的基础上加入一些现代元素,进行适当的改编,以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情趣,最后编成教材,让大家在学习中逐渐爱上闽筝,把闽筝艺术传播开来。
  在音乐界,提起福建古筝,人们自然会想到陈爱娟。多年的努力和心血,她和一个地域的专业乐器连为一体,不能分隔,尤其让她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孩子投入到古筝演奏学习中来,一个浓郁良好的古筝文化汇聚的氛围正在形成。都说“铁肩担道义”,而记者眼前的这位柔弱女子,却用自己柔弱的双手,在历史的长河中挖掘洗沥岁月湮没的古老的华夏之声,并使之响彻神州内外,响遏行云流水。
  “振兴古筝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完成的。”陈爱娟谦虚地说,“希望专业作曲家、古筝演奏家、古筝老艺人、理论研究者都能积极参予,共同完成振兴闽筝的事业。”
发布者: admin
3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上一篇:无 下一篇:福建大琴行、连锁琴行
查看: 614 | 评论: 0

相关分类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琴行经营第一平台 ( 闽ICP备13012561号

GMT+8, 2019-3-26 20:41 , Processed in 0.059757 second(s), 16 queries .

Copyright © 2015 WwW.FjQinHang.CoM | 福建琴行工作室

技术支持: 南湘子

返回顶部